最新消息:好茶配好器!

作品是内心缓慢的自然流露。「凭栏」,孙海

紫砂壶 馆长 598浏览 0评论

%title插图%num

「凭 栏」,意指 身倚栏杆

凭栏本无感情色彩

在古人笔下却常含孤独惆怅之意

无论是 李煜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还是 杜牧

「不用凭栏苦回首,

故乡七十五长亭。」

倚窗凭栏,就有了种种复杂思绪

%title插图%num

陶人以此为源,创作「凭栏」

%title插图%num

孙海 ✖️ 『 凭栏 』

%title插图%num

壶底是一切的起源

假底,抽角开窗

窗内白砂点点

如繁星、如飞雪

给人凭栏独坐,倚窗幽思之遐想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明接四足,为案、为几、为塌

为文人空间一角

为玩家心中各自之意象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扁壶身,肩部饱满

壶底转折处作筋线处理

以助整壶气韵内敛

%title插图%num

扁圆钮搭配身筒

矮柱钮下,荡漾出一圆形钮座

中作铺砂装饰

与壶底开窗铺砂呼应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壶流一弯胥出

流口上部边缘作直线处理

曲中带直,表现文人风骨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与一般的飞把不同

「凭栏」把作如意纹装饰

处处细节凸显作者审美意趣

%title插图%num

栏,是中国人最优雅的发明之一

它将无限的天地分隔成有限的空间

「凭栏」,将此元素融入砂壶

以有形的栏与无形的情感活动连接

包括不作完整具象的窗台、塌几

给玩家丰富的遐想空间

传递传统文化含蓄的审美趣味

%title插图%num

后记:

广州的阿达委托我找孙海聊一聊近日新品「凭栏」。我和孙海在他家中阁楼碰面,简素的装修,奇石、清供、绿植零落在室内各处,墙上挂的草席帘子将这间小室衬托得格外清静。

我们竟然都没先聊新作,非常自然的聊起对壶的理解。“我自己的作品,其实是内心缓慢自然流露的结果。而这个结果的来源就是之前所学、所看的所有体验、感悟。”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解。”孙海在聊天过程中使用最多的词汇就是“只是我个人理解”,“我更喜欢与别人聊壶以外的东西,我与制壶人之间的交流也很少聊壶。我也很少参与外面的交际,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但是你从哪里学习?”我很好奇。

“有时候是一本书,有时候是一片叶子,有时候是和朋友交流中的一句话。”

「作品是一个陶人生命所有体验、审美的自然流露。」我觉得是一句非常客观的话,也符合孙海这些年雅室清居、澄怀观道的生活状态,期待更多好作品。

%title插图%num

转载请注明:茶馆网 » 作品是内心缓慢的自然流露。「凭栏」,孙海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