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好茶配好器!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

紫砂壶 馆长 278浏览 0评论

这件20目降坡泥乱砂《掇只》,应当是近年来制作过程最为艰辛的传统圆器之一,若不是从惜爱砂料的角度考虑,恐怕一早便已放弃。

此降坡泥是真正意义上的降坡泥,采于黄龙山和青龙山交界开山筑路之处(现为宜兴丁蜀镇紫砂之源广场),正是降坡泥被发现、命名之始。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

与之前同料40目的相比,从字面上看,20目的状态是“目数”数值之低,是砂料颗粒之大、胎质之疏;但其背后,则是对砂料实际品质、练泥经验工艺的检验,更是对搏砂技艺、抟壶心境的考验!

何为“对砂料实际品质、练泥经验工艺的检验”?

可以说,此料是正统降坡泥性质的极致表现,充分展现了降坡泥本身极丰富的颗粒、极强烈的砂性,但又不仅仅是简单的颗粒重、砂性强。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1

比如,其颗粒丰富的同时,结构层次又是清晰自然、活泼狡黠,经竹篦、明针的反复拖拽、挤压,成壶表面宛如各式颗粒层层垒起,星罗棋布、绚丽非常。

再比如,其砂性强烈的同时,又由内而外迸发出极强的油脂性,抚其表面却有温润近人之感。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2

如果是砂料品质不高、练泥疏忽大意,20目的状态是藏不住瑕的。反过来,也验证了之前40目降坡泥之优秀。

何为“对搏砂技艺、抟壶心境的考验”?

落到具体制作过程,其成型难度远超预期,主要是降坡泥本身容易跳砂,而20目的状态,其颗粒既大又多,比如平常普通的一粒小跳砂,在这把壶上就会是一个灾难性的大坑;再比如,基本的上线杠、明针工,都需要小心再小心,极容易出现大颗粒的“走砂现象”(简单说就是大颗粒被明针带起,顺势在壶表面划出“大沟壑”),更别说其他复杂步骤。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3

诸如此类的问题几乎伴随了制壶全过程,以至于今年2月筹备制作,直到9月底才有成壶出窑,失败次数相当于将2捆泥重新手工和泥回练一次,期间的煎熬程度难以言表。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即便是手工上的最大尽力,亦无法改变其砂料本身固有之属性,周身小跳砂、小走砂、铁质比较常见,加之本身颗粒大而多,追求精细的壶友需慎重。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4

再谈谈对《掇只》壶的型体考量

《掇只》则是传统光素圆器中的经典壶式,也是最考验制壶功力的壶型之一。按照系统综合、一变万变的制壶逻辑,要想用粗犷豪放的20目降坡泥做好这件作品,就必须在架构上作出“与泥相应”的置阵布势。

落到具体制作过程,“清新婉丽、飘逸悠然”的惯性思路恐怕还非上选,相反,“朴素稳健、寓巧于拙”的情感表达才会切合题意。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5

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在按照《掇只》“形有边际、方中寓圆”型制原则的同时,更加要注重张力的表达,但又不能太“满”,做到顺畅却极具节奏、凝重又不失明快。

比如身筒方面,要把握好壶身上部分的“大只”、中间部分的“壶肚”、下部分的“杀凹”这三者之间的尺寸比例进退,寻找合乎法度的临界点;

再比如嘴、把、盖方面,既要与身筒顺畅连接、顺势过渡,符合协调和谐的造型法则;又要兼顾舒展贯通、古韵茂丽的体量姿态,达到全壶情绪上的统一;更要注重实际使用中的得手握感,真正实现切壶切意切茶!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插图6

我想,传统器型的魅力就在于此,基本元素永远不变,难的就是在“不变”中“求新求变”,难的就是在“最佳”中“创造最佳”,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寥寥数语,此壶便是如此

实绩如何,后人自会评说

( 完 )

转载请注明:茶馆网 » 庚子秋月,挑战顶级砂料低目数的极限!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