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好茶配好器!

一个壶嘴的由来

紫砂壶 馆长 48浏览 0评论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

一件砂壶的壶嘴决定这件壶的整体气质,是张扬、敦厚或柔美。人的视觉流程从砂壶整体欣赏完最后的落脚点,停在壶嘴。所以,壶嘴就是一件砂壶的脸面。

壶嘴的结构和造型有许多,暂不展开,本文聊的是一款壶嘴的由来,就是上图这款,为了探求当时最真实的情境,我专门拜访了此壶嘴的原创者:张寅老师。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1

这款壶嘴造型最早出现在张寅老师的作品《援福》上。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2

《援福》,我们一眼便看出属于“葫芦”式,以葫芦为题材进行创作表达。“葫芦”壶式最早见清代陈曼生设计款。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3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4

我们在曼公的葫芦壶上可以看到借鉴葫芦蜿蜒身型进行创作,而壶嘴,已经作了呼应器身整体造型的艺术创作。可见当时曼生壶的设计水平已相当高明。

张寅老师在聊到《援福》创作时,掩饰不住当时的快乐:“这就要提一个偶然中的必然事情了。”

《援福》与曼生葫芦同属葫芦题材,在陶人创作过程中难免会受前代作品影响,因为经典作品带给人的固化印象实在太深刻。紫砂壶非新锐艺术,如何创作一件原创设计但又紧扣题材并且不脱离传统审美的作品,张寅老师也一度陷入苦苦思索中。

我们撇开《援福》壶身、壶把、壶钮的创作思考,单聊壶嘴。注意曼生葫芦壶与《援福》的对比。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5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6

当时《援福》的壶嘴如果按照曼生葫芦壶制作的话,壶流较长,会使器物十分飘然,非常轻浮,与稳重的壶身不搭。可是若作短流,在器身造型如此丰富的搭配下又显得呆板,毫无特色。

“一气之下,我把壶嘴(原为修长的葫芦嘴型)狠狠的往泥凳上一摔,就出门做别的事了。”张寅老师抽了一口烟,“待我回来重新坐在泥凳前,突然发现那个被我摔短的壶嘴,特别的搭。一是壶流变短,与壶身更合,二是流的根部变粗,与壶身圆线条的过渡更为流畅,简直是天作!”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7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8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9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10

何谓“偶然中的必然”,我认为就像张寅老师这样,对每个细节的极致追求中的灵光一现,看似是偶然,实则是脑中无数甄选取舍后的必然。这便是真正的艺术创作!

说两句题外话,我与张寅老师相识时间不长。但我听说他已很久,而我对他的印象其实就是《援福》与《翌渡》两件作品,而这两件作品最大的印象便是这标志性的壶嘴。犹如一个独特的Logo,存在我心中。

以致我常常深夜去张老师工作室喝茶,与他交流创作中的思想和趣事。张寅老师不吝分享,每次都让我看到精彩的思绪碰撞。也让我对“创作”一词有了更深的理解,衷心希望紫砂圈这样有自己独立创作思维并且拥有完整理论体系的老师越来越多。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11

一个壶嘴的由来插图12

本文借张大明(张寅老师弟子)之《添福》壶题材一用,对大明的《添福》改日再作具体鉴赏。

转载请注明:茶馆网 » 一个壶嘴的由来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