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好茶配好器!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

紫砂壶 馆长 86浏览 0评论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

新作出窑,吴浩兄发短讯让我去观摩。数月前他打算临摹时,便和我提过。此壶在《荆溪朱泥》上刊录。“这可能是我在这本图录里最喜欢的壶了。”足见吴浩兄对此壶倾注了极大热情。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2

摹古,不是仿古,并不需要一味追求形态一致,不是在作假售给古董商(玩笑话),而是一位陶人在成长过程中自发的去追寻传统中的韵律美,这状态很纯粹,很沉醉,就像见过一位画像美人,而不由自主的想用自己的画笔摹出。

此件「逸公笠帽」在吴浩兄心中竟排在《荆溪朱泥》全图录第一位,就算在朱泥壶成品率极低的江南夏季八月,我每次去他工作室喝茶,他都沉浸在此壶的制作中。

图录上这件「逸公笠帽」相对而言,更拙朴,如一位衣衫宽敞侧身卧榻的老者。而吴浩兄摹作,我看到的是一位青年陶人作品的精致,但这精致中也能见到荆溪朱泥古壶的韵律美。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3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4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5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6

吴浩兄喜爱这些朱泥古壶,他之前的几款「高足君德」、「逸公梨式」、「高梨式」均是这一脉器物。其中「高足君德」今年被选入观宇秋拍,待拍卖时我们再撰文详述。

朱泥紫砂器始于清初,盛行于整个清代,以孟臣、逸公等为知名名号,在当时泡饮文化中占据了极大的地位,因其泥质细腻、做工精巧、容量适中实用而流行于市场。当时其他类型的紫砂壶也发展的很好。

而荆溪朱泥壶能在当时紫砂壶品类中占据极大一席地位的原因,我觉得和它造型简练、韵味浓郁有很大关系。清代受宫廷审美影响,许多紫砂其他类器物加以繁复装饰,唯独朱泥壶沉静洗练,在紫砂大家族中宛如小家碧玉般,惹人怜爱。

用现在的眼光回顾,我觉得可以用“高级”二字来形容!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7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8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9

观摩此件「逸公笠帽」壶之细节,几个工艺特点值得注意。一是壶体结构,单口,在朱泥成型中难度较大;二是壶盖之笠帽形态,壶流、壶把的制作要求以及与身形的搭配;三是壶底平整度。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0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1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2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3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4

「笠帽」壶因其壶盖很像渔父的笠帽而得名。而“渔父”在中国古代的形象是被美化的,渔父往往是智者、隐士的化身。如人们熟悉的姜太公衹钓功名是智者,陶朱公范蠡功成身退也是智者,屈原辞赋中的渔父是隐士,汉代不愿出仕的严光也是隐士。

中国古典文学中,渔夫和扁舟常常出现。扁舟作为一种象征物,是作者心灵的寄托。摇动这扁舟,是要离开尘世、作精神的遨游。李白“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孤傲悲怆中,寄托着逸兴壮思;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苍凉孤高中,止泊着离尘灵魂。苏东坡曾作《渔父四首》,羡慕“轻舟短卓任横斜,醒后不知何处”的超脱生活。

“渔父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巧的是,那天我让吴浩兄与他的作品留一个合影的时候,他穿了一件印有《海贼王》图案的体恤衫,真是巧合。虽然海贼王是日本渔父,但艺术无国界,我就当这是天意了,哈哈!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5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插图16

转载请注明:茶馆网 » 「逸公笠帽」,吴浩兄摹古新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