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好茶配好器!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

紫砂壶 馆长 226浏览 0评论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

前几日,我到新识的手艺人姚晨楠小兄工作间喝茶。

在他茶桌后的展柜上发现了一把小巨轮,深栗色,铺砂。我见晨楠小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而这把壶的气息较为沉稳。我估摸不是他自己的作品,或许是收来观摩的老件吧。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1

几杯茶入口,我忍不了了,让晨楠小兄拿这件壶与我瞧瞧。一问,果真是他自己的作品,我有些意外。

我拿在手中开始细品。高挑的壶身,圈足,的确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巨轮珠。壶流上昂的角度,一眼便明,非老物,多了青年人的血气。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2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3

壶身铺砂,视觉效果还很不错。壶足圈边,一周印有如意纹。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4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5

乳钉壶钮,长圈把,壶颈部的圈项与壶足的圈底使得整体高挺许多。壶底印款:焜山。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6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7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8

我看了一圈晨楠小兄的其他作品,发现架子上大部分是扁圆直流,且容量较大。不过他新近倒是在做一些朱泥小品,不过也多为身型扁圆。这倒显得这把高挺壶身的巨轮珠十分特别。

我饶有兴致的问他为何那时候会做这把壶。

“那段时期特别想做这类类似宫灯款式的壶型。”晨楠小兄对我好奇的态度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觉得这答案是不是太平淡了,没有戏剧性的故事可言。

“吴兄,我做壶的习惯是这样,某个时段,我对某一类造型特别感兴趣,就会花很多心思研究并制作一部分这个造型的壶。我的工作室在紫砂一厂里,前后隔壁邻居有许多老艺人,我对泥性、技法、造型上如果遇到问题,就可以立刻去请教,非常方便。”

“我有一个收藏夹,里面都是我感兴趣的紫砂壶的图纸和照片,我想将来把他们一款一款做出来。”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9

当第二次我到晨楠小兄的工作室,商人的本色开始流露,我询问他作品的市场价格以及运作方式。

“暂时我还不会和一些大的紫砂商号合作,目前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自由的出作品。”他客气的给我倒了一杯茶,“我有一个收藏夹,里面是我喜欢的紫砂壶的图纸和照片,我想将来一件一件把他们都做出来……”

又一次提到了收藏夹,犹如哆啦A梦的百宝袋。里面不仅是他的宝贝,也是他前行的路标。

犹如我手里这件铺砂小巨轮,它属于他过去某一个时期的想法,留下来成了一个标志。

晨楠小兄的叔父是姚志源老师,也就是已故汪寅仙大师的儿子。

“我刚开始学做壶,汪老师还在的时候,每天早上七点半就到汪老师家,在她身边练习打泥片拍身筒等基本功。一直到中午吃饭,下午继续。汪老师常常嘱咐,基本功要抓紧……”

聊起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艺人,我心头永远十分敬重。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10

“焜山,是闲章,当时请一位老先生根据我的姓名算的,家里人比较信这个,不过我具体也不清楚什么意思,看带个火字旁,可能觉得我缺‘火’吧。”

晨楠小兄,师承姚志源老师,也是汪寅仙大师的侄孙,母亲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制壶手艺人,可以说是制壶世家。

这件铺砂小巨轮,对他来说,就只是过去某个阶段的“尝试”,如同他的收藏夹,里面会有将来不同时期的“尝试”,这些“尝试”,就是一名手艺人一路走过的脚步。

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不急不躁,这份笃定,或许家庭环境给了一定影响。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插图11

“我特别喜欢看老壶,我觉得它们气定神闲,特别舒展,我总想买一些特别喜欢的老壶,但是太贵了。我想,那就自己去做吧,正好也可以在某些地方改动,变成自己想要的感觉。”晨楠小兄给我看手机里他存的还未完工的一件朱泥小莲子的照片。

“气定神闲”,是个好词,正如他的微信名“制壶师 姚晨楠”一样,笃定又极具专业精神。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手艺人,可以如此,将紫砂壶作得更具人文气息。

转载请注明:茶馆网 » 从这把壶上,我看见了手艺人的脚步…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